客服热线:400-6656-736
您的位置:首页>知识拓展>行业资讯>向机器人征税!盖茨的提议是公平还是倒退

向机器人征税!盖茨的提议是公平还是倒退

09/01 10:55 阅82 分享:

向机器人征税!盖茨的提议是公平还是倒退




机器人不是人,因此不适用个人所得税。“这实际上是对资本课税,影响可想而知。”

人工智能注定将掀起新一波造富狂澜,但更多的人忧心被抢去饭碗。

“在工程应用领域,人工智能还是需要靠人为建模才能实现智能化,再让机器去批量操作。”在上海一家大型车企任职流体分析工程师的小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的确有些担心人工智能(AI)会抢了他的饭碗,但同时企业也在不断引入新技术让工程师们学习提升。

从流水线上的机械手臂到电池管理,再到无人驾驶系统,全球40%的机器人用于汽车制造业,该行业一直是自动化水平最高的行业。

人工智能在近几年出现高速商业化发展,在替代人类进行智慧劳动方面展现出越来越广阔的应用前景。随着人工智能革命的到来,就业与财富分配也会有惊人的改变。

世界首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在今年2月提出,应该对机器人征税。机器人对此未做回应,但万千网友先激动了。有网友调侃说“机器人的AI才不会担心这个……它们能找出各种不纳税的理由”。

对抗不平等

AI的实现需要加速数据库的扩大,积累更多实用数据。当底层技术不断积累,并形成一系列标准数据库之后,便不再需要人才投入,此时人才将集中到新的领域。”小林认为,AI的发展对于行业内劳动力分配的影响,将会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

关于科技和就业之间的关系,一个典型的案例来自美国总统特朗普。其施政纲领背后的思路之一就是认为全球贸易让美国的制造业工人丢了不少工作。对此持反对意见者多数认为,是这十几年来的科技进步——其中不乏自动化的革新——令制造业所需工人数量减少。

盖茨阐述了“对机器人征税”的核心逻辑:传统的产业工人需要为他们的收入缴纳所得税,如果机器人取代了这些人的工作,那就需要思考对机器人征收类似水平的税金。

更深层的原因是,盖茨试图通过强调税收调节来遏制自动化的过快发展,减轻自动化对一些行业的巨大冲击。这样一个似乎会阻碍科技发展的想法,竟出自于一个全球公认的科技先驱,令很多人感到不可思议。

不过,这符合盖茨一贯倡导的社会公平。通过机器人解放出来的人类劳动力,可以从事那些更适合人类进行的工作,比如照看老人和小孩。从机器人身上征得的税收则可以用于资助这些从业者,或者直接用于救济低收入群体。

反对为了财富再分配而征税的自由主义者自然不会喜欢盖茨的想法,因为如果按照他的想法,世界上又会多了一个全新的税种。机器人行业协会自然也不赞同向机器人征税。

在总部位于柏林的德国机器人公司Pi4,有5台机器人以每小时16欧元(约合126元人民币)的价格对外出租,事先编程后可用于装卸等重复劳动。创始人克辛克(MatthiasKrinke)称,他们也很关心向机器人征税这方面的政策走向,但是企业在生产过程中已经交税,因此不该重复交税。

国际机器人联合会(IFR)也强烈反对向机器人征税的做法,认为这样做会降低机器人行业的竞争力,并阻碍技术创新。美国前财长、奥巴马政府经济顾问萨默斯(LawrenceSummers)还说盖茨是被“彻底误导”了。

布鲁塞尔欧洲与全球经济实验室(Bruegel)的一份研究报告认为,盖茨“对机器人征税”是一个看似美好却不切实际的想法,但它确实部分揭示了自动化时代的挑战。

也有学者认为,很难区分新技术是填补了人类劳动力的空白,还是取而代之,在这样的情况下对创造财富的机器人征税是一种“保护主义”做法,更有效的做法是对机器人创造的收入进行重新分配。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告诉第一财经,对机器人征税,肯定会影响创新,在一定程度上阻碍社会进步。即使对机器人征税,也应该和对人课税不一样,因为机器人不是人,因此不适用个人所得税。

“这实际上是对资本课税,影响可想而知。”他说。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席勒(RobertJ.Shiller)不久前也曾撰文对此发表评论,认为在思考机器人税的问题时,应该更多考虑有哪些替代方案可以应对不平等,如果一项税收不得民心,即使实施了也难以长久。

阻碍了创新

但是,一些实验性的做法正在验证盖茨的思路。

同样在今年2月,欧洲议会内部对如何应对机器人浪潮进行过一次商讨,但最终否决了对机器人所有者进行征税的提案,认为这会阻碍创新。

在全球自动化程度最高的韩国,政府打算减少此前给予投资自动化的企业的税收优惠(3%~7%的公司税减免)来增加机器人应用的成本,以此弥补人类劳动力被替代后的个人所得税收入损失。

在科技腹地硅谷所在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也正有倡议者广泛推广关于机器人税的讨论。该州旧金山市韩裔议员简·金(JaneKim)最近发起设立了一个“未来工作基金”(JobsoftheFutureFund),她的理念和盖茨几乎一脉相承,探索对整个加州的机器人征税的可能性,所征得税金将用于人类劳动力的职业培训和社区大学助学金等。

为了把这样的想法付诸实践,金正在和行业工会及相关公司接触。“我们还在讨论如何定义一个机器人,以及如何定义某项工作被机器人取代。”

到目前为止,金只是广泛地征询意见,这并非意味着加州马上实施机器人税。“也许到最后将是一类有别于其他税种的税,或者说是某一类收入来源。”

机器人税实际上是财产税

咨询公司普华永道新近发布的报告显示,人工智能可能让人类变得更富有。由于人工智能可以提高生产力,全球GDP可能在2030年之前增长14%,或额外增加15.7万亿美元。

报告预计,中国将是从AI发展中受益最多的国家,到2030年,AI将会使中国GDP比现有水平提升26.1%。“制造业对中国经济非常重要。如果中国可以利用人工智能去进行产品生产,那么制造业将获得巨大飞跃。”报告写道。

那么,上述讨论是否适用于中国?

中国税务学会学术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焦瑞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机器人征税实质是对拥有者征税,相当于财产税,类似车船税。这会影响企业思考应该雇人还是使用机器人,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增加人的就业机会。不过他认为中国处于发展中国家阶段,不适宜对机器人征税。

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与治理研究院院长胡怡建教授则向第一财经记者解释了“机器人税”背后应当明确的征税依据和动机:一是依据是否充分。从现行税收体系看,征税必须同时具备纳税主体和征税客体,前者如自然人或法人,后者如消费、所得、财产,而机器人既不是自然人也不是法人,其从事活动获取所得应视为财产,也不是对机器人征税,而是对拥有、使用或支配机器人的企业或个人征税;二是征税动机,当下普遍鼓励发展机器人,而非限制机器人,因此征税理由不充分。

国际机器人协会预计,2017年的全球机器人销量将超过30万台,紧接着在2019年超过40万台。在与机器的竞赛中,有些人会胜出,而另一些人会败下阵来。

“如果因影响就业征税,那么不仅是机器人,机器就应当被征税。当然,随着AI的飞速发展,具备了和自然人一样的独立行为能力,或许可以将机器人视为法人,但泛滥成灾时则可能被视为污染物而征税。”胡怡建称。

参与讨论

头像登录后参与评论
提交评论
推荐文章
资料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