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6656-736
您的位置:首页>知识拓展>行业资讯>知识产权业务这么火,可是为什么专利律师那么少?

知识产权业务这么火,可是为什么专利律师那么少?

近年来,大学生就业报告中法学专业频亮红牌,法学毕业生如过江之鲫,就业形势日益严峻,我国律师行业人满为患已成共识。相较之下,专利律师领域则显得分外冷清,每念及此,笔者常不免有“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之感,生套陈伯玉《幽州台歌》细 陈专利律师此番“冷清”景象之缘由一二,个中牢骚语有失偏颇处,还望看官们一笑置之。

一、“前不见古人”—我国专利事业起步晚

我国专利事业起步晚,1985年4月1日才正式开始实施专利法,至今刚过而立,落后西方专利强国300多年,尚未形成中国特色的专利制度体系和成熟的专利理论研究体系。

专利律师大体有两类:有技术情结的法律人和有法律情结的技术人,前者由于缺乏理工科背景在专利领域可能频频碰壁,或无法全面涉猎,然而理论又要从实践中来,不扎根实践的土壤,难以形成深刻、成熟的理论;专利律师大多是年轻律师,理论学术研究不仅仅要求专利律师熟悉相关法律,深厚的法理知识也必不可少,然而社会科学领域的理论研究又恰恰是由技术入法律的专利律师们的短板,没有长时间的钻研难以达到较高的理论研究水平并形成深刻独到的见解。

二、“后不见来者”—高校专利人才供给匮乏

国内知识产权高等教育学科建设基本上是“摸着石头还没过河”,人才培养成果并不显著。我国知识产权高等教育始于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在1981年首次在民法和国际经济法两个专业招收知识产权方向的研究生,如今,经过三十余年的发展,许多高校也在本硕博多个层次上开展了知识产权专业人才培养。但是,当下高校中知识产权学科大多依附于法学院,且专职教学人员也多是法学出身,缺乏专利乃至知识产权领域的实践经验,课程设置和教学内容多以法学理论知识为主,专利领域更是少有涉及,学生普遍缺乏理工科知识的灌输和实践操作技能的培养。法律与技术兼修并重的高校实战型专利人才输出匮乏,“源头少活水”,领域内专利律师自然也就少了。

三、“念天地之悠悠”—专利诉讼门槛高

知识产权领域门槛高是业内公认的,而其中门槛最高的又当属专利。除了较高的法律服务水准,因为专利诉讼涉及机械、电子、化学等多个技术领域,对律师的专业技术和复合型知识结构要求也很高,理工科背景俨然是专利律师的代名词,这恰恰是多数律师所不具备的。

另外,专利诉讼和一般民事诉讼相比,商业色彩也更浓重。获取高额赔偿仅仅是专利诉讼常见的目的之一,由于诉讼双方大都是竞争关系,提起专利诉讼也是竞争市场份额的一种手段,同时,专利诉讼制造的广告效应也不失为企业宣传和知名度推广的一个渠道。因此,专利律师不仅要具备专业的理工科背景和扎实的法律知识基础,还要能够站在企业管理者的角度来制定相应的专利诉讼策略,从而更加全面地维护客户的利益,于是一定程度的工商管理和经济学知识储备也必不可少。

法律基础、专业技术、商业思维几大门槛令人望而却步,因此跨入“专利”这扇大门的法律从业者并不多。

四、“独怆然而涕下”—专利律师收入不高

专利律师作为复合型人才,熟悉法律兼懂技术,且常言道“物以稀为贵”,按理应该跻身高收入阶层,然而,事实上大部分专利律师距离“高收入”这三个字还有一定差距。

其一,在律师业务中,收入相对较高的要数涉外业务,专利律师也不例外。不过,涉外专利业务除了要求专利律师拥有宽广的知识面、理工科背景和相关法律知识,还需要优秀的外语能力,目前大多数专利律师的涉外法律服务水平与社会需求差距甚大,专利律师要进入涉外市场的角逐困难重重。

再者,涉案专利的质量问题也是影响专利律师收入的“罪魁祸首”。专利质量大致由两个因素决定:专利技术创新程度和专利文件质量。一方面,在当下“重数量轻质量”的政策导向下,我国虽然专利事业起步晚,国家技术创新能力、创新文化和创新氛围尚有待加强,可专利申请和授权的数量却十分庞大,近几年来有效发明专利申请量更是多次蝉联世界第一,大大超出了国内现有产业的创新规模,形成了原创核心专利少、多数专利的价值甚至低于其申请费用和维持费用、量与质严重失衡的“专利怪象”。另一方面,一部分拥有创新技术的专利权人知识产权保护意识不高,为了节约成本自己操刀撰写专利文件,而不是选择有专业资质的代理机构,尽管因为技术创新突出也能够获得授权,但由于撰写随意,加之缺少后续专利诉讼角度的考量,专利文件的质量一般较低,其稳定性也不容乐观,专利价值大打折扣,最终“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专利的质量问题直接影响专利诉讼标的金额,目前绝大多数专利案件都是小标的案件(10-20万),相应地,判赔额也低,律师代理费也低(1-3万)。

专利案件数量本身就有限,“僧”不多“粥”也少,但案件又有复杂程度高、对律师的专业技术水准和诉讼水平要求高、周期长等特点,对比其他领域,专利律师可以说是“操着卖白粉的心赚着卖白菜的钱”。判赔额低打击了专利权人的诉讼积极性,投入产出率低也会动摇专利律师坚持专业方向的信心,“说多了都是泪”,不少对专利诉讼领域怀有情结的年轻律师,最终迫于生计无奈选择转行或将重心转移到更有“钱途”的领域中去,因此行业内“纯种专利律师”凤毛麟角。

写到这里,过去和当下说了不少,不乏辛酸事,看官中依旧抱有专利律师情结的不知尚有几何,怕是又要“吓退”一批。然而,我一向以为,能被“吓退”的,多半也不适合“进来”,那么趁早去另一个领域开辟自己的天地也不失为好事一桩。不可否认,在传统知识产权领域和低端市场,专利律师的黄金时代或许已经渐行渐远,但在高端市场,专利律师现下提供的服务还不足以满足客户的需求,行业内不乏机遇与挑战。能留下来的,想必也相信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知识产权保护正日益受到重视和关注,专利律师是值得全身心投入的朝阳行业。

现状或许坎坷,但前途风光无限。共勉!








参与讨论

头像登录后参与评论
提交评论
资料下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