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热线:400-6656-736
您的位置:首页>知识拓展>行业资讯>国电、中核两大巨头 抢占自主知识产权高地

国电、中核两大巨头 抢占自主知识产权高地

摘要: 国电、中核相继研发成功核电软件的消息表明我国这个领域的软实力正在提升,但从媒体报道看,两家似乎在软件上有相似的地方,这是同质化竞争还是巧合?12月21日,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 ...

国电、中核相继研发成功核电软件的消息表明我国这个领域的软实力正在提升,但从媒体报道看,两家似乎在软件上有相似的地方,这是同质化竞争还是巧合?
  12月21日,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央研究院在北京发布核电厂核设计与安全分析软件COSINE公开测试版。
  四天前,12月17日,中核集团亦发布一款自主研发的核电软件包和一体化软件集成平台NESTRO。两款软件均以“国内自主研发”引发关注。
  作为核电站发展的核心技术,软件正成为国内核电巨头攻城拔寨的战略高地。这背后,是核电巨头塑造“软实力”,抱团走出国门的决心。
  核电“生命线”
  COSINE公开测试版,包含压水堆核电厂热工水力设计与安全分析、堆芯物理设计、燃料设计、屏蔽设计与源项分析、严重事故分析、概率安全分析、堆用蒙特卡罗、群常数研制在内的8大类15个软件。
  COSINE是在国家科技部、国家能源局大型先进压水堆核电站重大专项“核电关键设计软件自主化技术研究 ”课题支持下研发的,联合研发团队除国家电投中央研究院之外,还包括环保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上海核工程研究设计院、中广核研究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 院、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华北电力大学、苏州热工院等机构,由中央财政经费支持开发完成。
  一体化软件集成平台NESTRO包括已成功应用于华龙一号研发和工程设计的68个软件。该软件由中国核动力院牵头,中国核电工程有限公司、中核武汉核电运行技术有限公司等单位参与完成,相当于中核集团自主投入经费研发的项目。
  “核安全是核电发展的生命线。在核电发展过程中,必须要有自主研发和分析能力。”国家核安全局处长李吉根向记者直言。
  早在5年前,国内核电巨头便已开始布局核电软件自主化研发工作。2010年5月,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便成立总部分支机构——国核软件技术中心,启动了 COSINE研发计划,2011年获国家能源局批准建设“国家能源核电软件重点实验室”,成为国家唯一一个核电软件研发的国家级重点实验室;2010年, 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下属的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亦成立专门的“核电设计与分析研发”项目部,致力于NESTRO软件包的开发。
  这两款软件的一大不同之处在于,NESTRO仅应用于华龙一号压水堆核电技术,COSINE则在针对先进的三代核电时兼顾传统的二代压水堆。在 COSINE项目中有所参与的中广核集团总工程师赵华亦坦言,在接下来华龙一号的研制中,将把COSINE软件融入其中,进行相应的初始条件和应用条件的 设置,“COSINE将随着华龙一号走向世界。”
  因此,“标准”二字或将成为COSINE软件及其研发方未来的竞争优势。据国家能源核电软件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电投集团中央研究院副院长杨燕华介 绍,国电投中央研究院软件中心参考COSINE,已牵头研究完成了我国第一部核安全导则《核动力厂安全分析用软件的开发和应用》,它将为我国核电技术软件 的开发、评审和工程应用提供标准。
  “软实力”出口
  中国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核电大国。
  根据12月21日在北京由中国社科院和国际清洁能源论坛发布的《2015世界核能产业报告》显示,2010年至2015年全球新启用34个核电机组,其中20个来自中国。而自1990年起,2015年是核反应堆启用最多的一年,其中80%在中国。
  但核电大国并非意味核电强国。“我国核电软件长期依赖进口,这制约着我国核电的创新,也进一步制约了核电走出去的能力。”杨燕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事实上,由于我国没有掌握核电站的设计和分析软件,此前所谓的修建核电站,仅仅是组装和翻版。截至目前,我国仅在秦山核电站、恰希玛核电站应用了部分 自主软件,其它如大亚湾核电站、秦山三核、田湾核电站、三门核电站及海阳核电站等均全面引进法国、加拿大、俄罗斯及美国核电软件。
  仰赖软件进口的代价,不仅是高昂的花费,使用上也会频频遭遇限制。据《科技日报》报道,中国自美国引进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之初,仅核心设备之 一屏蔽主泵的几张相关软件源代码光盘,就开价1700万美元,合人民币1亿多元。而在引进这些软件时,测算对象往往也受到限制。
  如今,伴随着核心软件相继开发和不断完善的同时,国内核电巨头已不仅仅满足于各自传统的优势,而力图在核电软件布局上有所突破。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曾报道,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与国家核电技术公司合并成立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以整体资产超过7000亿元的体量,与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形成三足鼎立的核电格局。
  国家核电以其受让于美国的第三代核电技术AP1000、自主研发的国产第三代核电技术CAP1400、CAP1700,成为业内公认拥有较强核电设计 研发能力的主体。与中电投合并之后,国电投形成了覆盖核电站研发、设计、建设、运营等多项业务在内的上下游一体化核电公司。
  中核集团历来在核燃料上一家独大。目前,国内核电站“食粮”均受制于“老大哥”中核集团。除少量进口的核燃料外,中国所有运行中核电站的核燃料基本由中核旗下的中核建中及中核北方两大公司提供。
  中广核则以其核电站建设能力及运营能力的优势,不断加码国内国际核电市场。
  随着“一带一路”和“核电走出去”战略的提出,除上述核电站建设、运营、核燃料之外,新的战略制高点开始形成。“核电能不能走出去,最关键的,一个是软件,一个是燃料,一个是关键设备。”中国核动力院院长罗琦表示,“其中软件是核心技术。”
  而本次中核集团与国家电投相继推出自主研发的核电软件,也体现出国内核电巨头在核电能力与技术水平方面不愿掣肘于国外的决心。
  目前,中核集团已拿到CF系列燃料组件,以蒸汽发生器为代表的关键设备也已国产化,NESTRO软件的自主化,意味着中核集团的主打产品“华龙一号”出海不再有名义上的限制。
  “未来15年,核电将在我国能源发展中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国家能源局核电司副司长曾亚川指出。而我国自主研发的核电软件,将成为中国核电自主创新的响亮品牌。

参与讨论

头像登录后参与评论
提交评论
资料下载
×